[瓶邪][R15]一團亂

呃,就不要看得太認真罷。


***
***


「悶油瓶...不...不對...小哥,我知道你那手指很牛逼,不過也不是這樣用的...」

在杭州的小旅館房裡,吳邪半躺在柔軟的雙人床上,身上的浴袍看起來還好端端得穿著,下襬卻早已被撩起大半。欺在他身上的悶油瓶,一手按著他的腿,另一手伸出那奇長的一雙手指,直往他下身探。吳邪這輩子沒談過幾段感情,又哪受過這種刺激,一開始還可以背背書想法子轉移注意力,但悶油瓶的手指不斷撓刮著吳邪的內壁,弄得他是又麻又癢,不住低喘。吳邪生理的慾望早被撩撥起來,卻見悶油瓶仍有閒情逸致在那裡做足前戲,才終於對著悶油瓶大叫。

悶油瓶愣了一下,緩了緩手上的動作問到「你說什麼?」
「我說你手指不是這麼用的」吳邪喘著氣。
「不是,前一句」
「我說我知道你那雙手指很牛」
悶油瓶皺了皺眉頭,把手指抽了出來「不是這個,你剛剛叫我什麼?」
這下吳邪才恍然大悟,除了他那詭異的家族事業,悶油瓶這人平時看起來沒什麼特在意的事,想不道自己方才一時緊張把給悶油瓶取得這個綽號給脫了口,卻上了悶油瓶的心。此時要瞞也瞞不住,吳邪有點心虛得對悶油瓶說「我叫你悶油瓶...」
悶油瓶又是一愣「那是什麼?」
「沒什麼,就以前私底下我給你取個的綽號...」
「...為什麼?」
「因為你平時總悶著一張臉,就像個悶油瓶」
「...」
吳邪見悶油瓶沒應趕忙接著說「呃,也不是挺悶,就是普通悶,綽號嘛,總得誇張幾分...」心說現下這情況要是悶油瓶不高興想把自己給做了自己也只得先去黃泉報到再想法子回來給老爹托夢。
「你現在也常這樣子暗地裡叫我嗎?」
「呃,偶爾吧...」吳邪聳了聳肩哼哼笑到,一臉尷尬的看著旁邊。

「那吳邪,你還要不要繼續?」
「什麼繼續不繼續?」悶油瓶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問得吳邪一頭霧水。這也難怪,剛剛悶油瓶反常的問了自己這麼多話,而且還全繞著個完全沒打算讓他知道的綽號打轉,吳邪只顧著小心回答,身上的火早退了下來。
「我們剛剛在做的事」悶油瓶直勾勾的盯著慢慢會意過來的吳邪,臉上還是一貫的面無表情,好像趴在吳邪身上的不是自己。
「那你呢?你怎麼想?」吳邪反問,就這樣和悶油瓶對看了好幾秒。
「我是打算繼續,不過我看你好像已經沒這個心思」悶油瓶靜靜的說,眼神倒是誠懇,好像是在徵詢吳邪的同意。
「你什麼時候又這麼顧慮著我了,要幹就快吧...」吳邪話才剛說出口,悶油瓶就又再次把手指放進吳邪體內,這次不僅僅騷刮,還多了幾次抽插和擴張的動作,吳邪只感覺體內一陣陣電流,但又都是點到為止,無法被滿足。
「唔...我不是叫你不要用手指了麼...」哪知悶油瓶這回是理都不理他抗議,仍照著自己的意思幹,甚至把第三根手指也給伸了進去。
吳邪羞怒交加,把張家祖宗好幾代都給操了一輪,然而下身的快感卻是難以掩飾,只得自行找空隙喘息「行了小哥,你就賞我個痛快好不?」

不過吳邪很快就了解為什麼悶油瓶做起事來這樣不甘不脆。悶油瓶這人是很直接的,做什麼事一定都有他的道理,他今天會用手指在自己屁眼裡滑來滑去,肯定也不是為了什麼情趣。吳邪看悶油瓶眉頭緊鎖,斗大的汗珠不斷自額頭流下,知道悶油瓶自己也是忍得辛苦,只怕自己一下子扛不住...


隔天早上吳邪醒來時悶油瓶人早已離開了。吳邪心中暗罵悶油瓶把自己整得這麼慘後就啪啪屁股離開,不過想想要在這種狀況下見悶油瓶也是尷尬,悶油瓶先走也好,讓自己有時間整理一下思緒。

開車回家的路上吳邪感覺自己隨便動一下就腰疼的利害,什麼也顧不得了只想趕緊回家再倒頭睡他一覺,沒料到一走進店鋪子就聽到王盟獲救般的喊叫「小老闆你回來得正好,裡面有個姓王的嚷著要找你,從昨晚就賴在這了,怎麼趕都趕不走」
吳邪心卻說我回來的真不巧,早知道就走後門回房,省得還要跟不知打哪來的奧客打交道。
此時那人聽到吳邪回來的聲音,從裡頭走了出來,「唷,小吳,跟小哥幽會去了?大清早才回來」說話的正是胖子。
「怎麼又是小哥了?你看我行情有這麼差,除了小哥就沒其他搞頭了?」吳邪心裡自是心虛,不過既然對像是胖子,那他也沒什麼好客氣的了。
胖子聳肩,露出一個無可奈何的微笑,吳邪倒也懶得理他怎麼想
「今天吹得肯定是陣颶風,才把你給吹來了,怎麼,這次來什麼事?」吳邪想胖子在自己店裡守了一夜找他,肯定是有什重要的大事,於是邊說邊走進裡頭,一下子窩進沙發,這才覺得腰背舒服一點。
哪知胖子什麼話也不答,反而瞇起眼睛打量著吳邪的動作。吳邪也沒多慮,只當胖子在裝神弄鬼,冷眼看著胖子回頭看了一下外邊的王盟,然後一屁股坐道無邪旁邊,小聲問道:「小吳,你今年幾歲?」
「三十多歲了」吳邪嘴角抽了一下,完全不知道胖子在耍什麼把戲。
只見胖子嘆了口氣,然後意味深長的說「你都這麼大了我這個外人也沒資格說你什麼,只是頭次出去就把整個人給獻出去這點...你還是得謹慎點...」
「胖子你沒頭沒腦得在說什麼?」
「小吳你不懂,要論經驗你差我還遠,第一次約會就把對方整得這麼慘的絕不是什麼好東西」
「不要說得好像我昨天幹什麼去你都清楚一樣」
「就跟你說要多學學我胖爺的眼力,看你這副鬼樣還不清楚嗎?我不只知道你幹什麼去了,還知道你擔當得是什麼角色」
吳邪被說的羞愧,本還想多辯幾句,只見胖子的眼神出其認真,只好坦白到「唉,算我服了你,老實跟你講,把我整成這鬼樣的就是小哥」
「怎麼?你剛才不是說不是小哥麼?」
「剛才是我想撒點小謊,現在我是想老實說了」
「哼,我就說你吳邪哪時這麼有行情了,到頭來還不就剩你個小哥」胖子這說得是老實話,吳邪再不甘心也無法回嘴,只得繼續聽胖子說到「唔...是麼?那這就不是小哥的錯了,小吳,剛剛胖爺我跟你說的話全都不算數」說著胖子就拍拍吳邪的肩,準備起身。
「喂!哪有人像你說話這樣顛三倒四的,怎麼聽說是小哥就全是我的問題了,你來我這坐了一夜就為了跟我說這有的沒的?」
「小吳不是我說你,你想想,如果說你沒經驗,那小哥又更沒有了,尤其他這人做事一向是硬著幹,不懂拿捏...不信,你什麼時候看到他殺粽子留力氣了」
「你這啟不把我比喻成粽子?」
「好、好、天真你不是粽子,不過我還是要說既然你打算跟小哥認真來,這點皮肉痛你是要忍的,大不了平常多練練身子,不要一點衝擊都承受不住」胖子這人雖不靠譜不過話說起來還是有幾分道理的,吳邪又想到昨晚的悶油瓶看起來並不像是完全沒有在考慮,心裡也稍稍踏實起來。

「話說回來,你這次來找我到底要做什麼?」
「沒什麼要緊的,只是我有個朋友最近想脫手幾件古董,我知道你有門路,所以想找你幫忙」
「這些東西值得你在這裡坐一整晚?」
胖子嘻嘻笑到「我不知道你什麼時候回來,回來了搞不好又出去了,看你這裡舒服,就借住一晚罷」


***

我真的瘋了這文居然還真生得出來!
上次寫文已經是一年前,寫同人更是國中時期的事,
盜墓這坑真的太強,讓我又是畫圖又是寫文的...

話說被R15騙進來的大家對不起,我知道這其實沒有R15...
我這人不會寫H,寫了H只是想為無止境得嘴砲鋪梗...
背景應該是小哥在青銅門後待了五年終於受不了於是懇請清兵讓他放兩個月長假回來找吳邪這樣(?)

然後說一些比較人物性格的設定,
雖然看到的同人大都把小哥寫得很衷於人性,時間一到就會獸性大發偶爾還會腹黑一下,
不過在我心中小哥既然是個生活的九級殘障那麼他八成也會是個九級的性愛白癡(邏輯何在),
所以他絕對是不解風情、不解風情、不解風情...
吳邪的話我本人最忌諱把他寫得太娘,(吳邪是徹徹底底的爺們啊啊啊啊啊!!!!!)
我一直覺得他是很自負的人,雖然在原著裡不時狼狽,但他有他的驕傲,
一個男人被另一個男人壓著會感覺羞恥是很正常的事,不過既然對象是小哥,得到這個人的喜悅大概能超越被壓著的羞恥,
況且吳邪就算立場上輸給小哥,嘴巴上絕對不會吃太多虧...
另外就是既然吳邪是個爺們,那就不需要要女人什麼貞什麼節的矜持,
尤其胖子跟他和小哥可說是拜把的,深知他兩人的關係,
所以我認為只要胖子挑明,吳邪絕不會死不認帳...
最後就是胖子,雖然不願承認不過我確實是個胖子廚,
胖子的嘴砲戲分如此吃重完全是我的私心,
哪有另外兩角在床上翻天覆地胖子卻連個影都沒有的道理!!!!!!

綜合以上,這整篇故事如同題目,其實只是一團亂而已...(最後還爛尾)
歡迎同好討論搭訕,我空虛寂寞覺得冷

題目 : 盗墓笔记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管理人

會長

Author:會長
1990.07.01
巨蟹座,O型
幾經努力終究失敗可能要當一輩子的廢材
被永久排除在純樸少女與流行少女之外


血汗醫院掰掰,
我在日本享受曇花一現的快樂

***

日綜ㄧ直線,沒有諧星不行

尋找定位中
給個回應嘛...
數字遊戲
掰掰
報時鳥
[創革]繪圖時計
你好

流転

寫寫停停
類別
更新記憶
月份存檔
搜尋欄
人情冷暖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