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畢業的畢業

嘴砲很簡單,把嘴砲實行卻很難,
這是我始終如一對待離別的方式,
因為我總是感覺到自己放的感情比那些訴說感傷的人重,
最後會在一起的,都是那些笑著說我們還會一直見面的人

因為我們會一直保持連絡,一直愛著彼此,一直當好朋友,
所以我們不用哭,也不用為離別難過,
我們難過的是,當歲月和現實把我們拉得更遠,我們怕自己沒有力量

與其說因為授服而感到難過,
不如說是害怕未知的將來還有沒有我所掛念的那些人,
我很幸運,
如果說這是一種型式的聯想,那麼我想到的人裡面,有八成都還在我的身邊

老朋友要接受新考驗,新朋友要過第一關,
如果真的是無法持續下去的感情,那我們哭又有什麼用呢?
是為離別而哭還是為個性不合而哭?

如果是該丟掉的東西,命運就會幫你丟掉的,
就是那種你已經小心翼翼了,還弄不見的東西,
有時候心一橫,連相關物品都能順便丟掉

搬家這種事已經做第三次了,
睡在一個空蕩蕩的房間裡面,覺得生命真的是再簡單不過的事,
花朵會凋謝,所以手機拍下來等著回味,
就像是你們雖然不在我身邊,但我還是能感受到那一股愛

反正該得到的都得到了,這樣也夠了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管理人

會長

Author:會長
1990.07.01
巨蟹座,O型
幾經努力終究失敗可能要當一輩子的廢材
被永久排除在純樸少女與流行少女之外


血汗醫院掰掰,
我在日本享受曇花一現的快樂

***

日綜ㄧ直線,沒有諧星不行

尋找定位中
給個回應嘛...
數字遊戲
掰掰
報時鳥
[創革]繪圖時計
你好

流転

寫寫停停
類別
更新記憶
月份存檔
搜尋欄
人情冷暖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