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遺跡

周圍的人掩面交談,他感覺腦袋加速運轉,
沒聽過的語言用一種難以理解的方式被讀取然後翻譯,
於是他理解了周圍這群人們的傲慢和自私。


***
一團閃光、一片黑暗、一陣暈眩、一聲痛響…

他跌落在奇裝異服的人群當中,差點壓死了一頭羊,
刺眼的陽光不像是二月,他搞不清楚自己在哪裡,
這是一個全然不同的世界。

他被抓走了,
被一群身著鎧甲、拿著長槍的人壓著行走了一大段路。

「怎麼會…怎麼會…」
「就剛好在這個時期!」
「太可怕了…」
「為什麼要這樣懲罰我們!」

他被帶到了富麗堂皇的大廳,被迫跪在眾人的目光之下,
還有那個濃妝豔抹的女人腳跟前,
人們神色惶恐的、交頭接耳的、窸窸窣窣的,
周圍的人掩面交談,他感覺腦袋加速運轉,
沒聽過的語言用一種難以理解的方式被讀取然後翻譯,
於是他理解了周圍這群人們的傲慢和自私。

「安靜!安靜!」
女王身邊的使者揮舞雙臂大聲斥喝,
他是個帶著七彩高角帽的矮瘦男人,
那趾高氣昂的面色更勝於紅毯兩側的貴族們。

「迷途的旅人吶!告訴我的女王,你來自何方?」
使者道貌岸然的問著,淺紅色的鼻頭朝天翹。

他搞不清楚自己的處境,也不知道該不該開口,
那些既彈舌又快節奏的話語他的確是能聽懂,
但他沒辦法保證這群七嘴八舌的貴族能聽得懂自己的語言。

「迷途的旅人啊!我的女王即刻就想知道你來…」
「里奧...」他感覺自己的唇舌用極不自然的方式運作,
難以理解的文字就這麼從嘴裡蹦出來了。

「里奧?」
「是。」
「我的女王沒聽過這個國家。」
使者的疑惑表現無疑,而貴族們又是一陣喧鬧。

「那不是一個國家,是一塊大陸…」
就連他自己都對自己越來越流利的話語感到驚訝。
「就在傑莫索的南海。」
「我的女王知道傑莫索…但那不是一個海,那是一個狹灣。」
使者邊說邊皺著眉頭,「而我們都知道我們的城在峽灣的東北角…」

他有一點受到驚嚇了,但他仍沒那麼確定。
「你們的城叫什麼名字?」他問。
「我們的,女王的城叫做慈黑,永遠的女神。」
「永遠的女神!」其他人整齊的附和。

他愣著聆聽。

事實上,現在的設定是有些過分了,
他知道慈黑,而且比想像中更加了解,
他曾在過去的一個星期內成天埋首於慈黑這個地方的所有文化當中,
他現在知道為什麼這個城的街道看起來會既陌生又熟悉,
這裡的人穿的衣服也識曾相似,還有他能夠那麼自然得接受人們的所有舉動。

但最讓他感到恐懼的是,
慈黑將在未來的某一年後,便永遠消失了。

「你們是用天元紀年嗎?」
「是的。」
「那現在是幾年幾月?」
「天元831,四月。」

他感到一陣頭暈目眩。


他在牢房裡來回踱步。

最糟糕的情況是他就這麼跟著這個古城一起沉到傑莫索之下,
而最好的發展則是他能帶領著人們逃出去,
也許是里奧,在他的印象中幾百萬年前就一直躺在那裡,
或是其他某塊大陸某個島,
然後他會是救世主。

「這裡不安全!」他又一次跪在女王面前,氣勢卻不一樣,
「所有異像都指出,再過三個月你們現在住的這座半月島就會消失!
我們必須趕快離開,以避免不必要的犧牲。」
「我的女王問你,憑什麼這麼說。」使者問了,
他使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平靜,但實際上雙腿卻抖個不停。
「就憑淺顯易懂的異象。」
他說得很心虛…
「就憑神派我來到這裡。」


***

沒頭沒尾的故事...(跪)
應該可以更加完整但是我懶了...
同繪文第二篇居然是一年以後我真的超廢。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管理人

會長

Author:會長
1990.07.01
巨蟹座,O型
幾經努力終究失敗可能要當一輩子的廢材
被永久排除在純樸少女與流行少女之外


血汗醫院掰掰,
我在日本享受曇花一現的快樂

***

日綜ㄧ直線,沒有諧星不行

尋找定位中
給個回應嘛...
數字遊戲
掰掰
報時鳥
[創革]繪圖時計
你好

流転

寫寫停停
類別
更新記憶
月份存檔
搜尋欄
人情冷暖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RSS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