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水

「也許,你該同情安達羅。」
「他不像你,或者是我,能夠親近羅雅這樣好的一個人。」


***
波波尼利有個古老的說法。

大河裡生活著肉眼看不見的精靈,
他們每天喝著河裡的水,吃著岸邊的小草小葉,
每當他們浮出水面撕下葉片的纖維時都會順便觀察岸邊的人,
甚至是在無意中聽聞這些人的呢喃,
而如果你對著河水傾吐對遠方友人的思念,
這些精靈也會趁著某一次的遠行將你的情意傳達出去。

安卡不相信這個說法,
但他那八十幾歲的奶奶非常相信,
安卡的父母在遙遠的瓦具工作。

為了讓水裡的小精靈有足夠的體力遠行至瓦具,
安卡的奶奶每天都細心照料生長得離他家最靠近的那幾叢水生植物,
甚至她會拿那種可以伸至河床中央的長竹竿,
一次一次的撈起漂浮在河面的垃圾。

安卡總是對奶奶這樣的舉動感到丟臉,
他曾經在村子的外圍聽到一些大孩子在討論自己對精靈信仰非常的祖母,
他也知道漂浮在河面的垃圾中有一些是他們故意丟的,
他們會故意找那種特別難撈的玩意兒丟進去,
然後躲在鄰居的愛麗兒阿姨家後面看,
每當奶奶戰勝了一件他們設計的艱難任務,
他們會快樂的擊掌並小聲的尖叫,
但如果這一次失敗,他們會更加高興。

有一次捷克從學校撿回了一個破掉的地球儀,
安卡親眼看著他們用膠帶把上面的小洞貼起來然後往河裡丟,
然後再親眼看著奶奶拼了老命的追著那顆球想把他撈起來,
那天晚上捷克夥同其他五六個孩子在村子開營火晚會,
並高唱著「地球儀是我們的神~地球儀是我們的神~」



然後某一天,安卡的奶奶死了。


村長派了人將奶奶的死訊告訴遠在瓦具的爸媽,
不只安卡的父母,還有赫爾舅舅,妮那姑姑,
許許多多他曾經看過或者沒看過的親戚都出現了,
他們全部擠在原本只住著安卡和奶奶的小屋裡,
有人坐在木桌旁喝城裡帶來的酒,有人默默看著床上的布裹,
而安卡坐在河岸的大石頭上哭。


愛麗兒端著兩杯熱可可走近安卡,
她問他「我可以坐在你旁邊嗎?」
但安卡沒有回應,
他直盯盯的看著月亮的倒影,褐色的瀏海垂蓋住藍色的眼睛。

「羅雅曾自豪的跟我炫耀她的孫子有著如河水一樣清澈的眼睛」
愛麗兒一邊坐下一邊說著,「我把熱可可放在這裡,你可以喝一點」
她的動作使得可可溢出了一些,沾濕了自己的裙襬。
「她說這就是為什麼你不用靠河水就能傳達你對你爸媽的愛...」
「那個時候我正在曬床單,風害我沒辦法把它弄平整,我整個被搞的很煩,
所以我只是很敷衍的應和了幾句...天啊我還真忘記我說過什麼」
愛麗兒喝了幾口熱可可,繼續自顧自的說。
「不過我還記得我小時候她就時常跟我老媽說你那些伯伯姑姑的好話,
我老媽也跟著讚美他們,然後回過頭就開始唸我,所以我小時候很討厭她,
但現在她不在了,我還真有點寂寞,你知道的,我去年還收到她的聖誕禮物,
我原本還很期待今年的呢~我一直在暗示她我需要一副新的毛線手套...」
「她知道,我有看到她在織...」
「啊~真的嗎?」
「不過我上次看到時還少一支拇指...」
「這樣阿,那也沒關係啦,下次能拿給我看看嗎?」
「啊...還是你想自己留著?」
愛麗兒溫柔的看著安卡,那雙眼睛不再源源不絕的滲出眼淚。

「其實那群死孩子老是躲在我家後面悉悉簌簌的事羅雅也知道,
不過羅雅卻老是阻止我趕走他們...」
安卡第一次喝了愛麗兒放在地上的可可,露出感興趣的神色。
「捷克安達羅的爸爸是個裝瘋賣傻的酒鬼,吉卡薩吉是個孤兒,柯魯梵伯他媽跟城裡的小夥子跑了...」
愛麗兒嘆了口氣,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
「『這只是他們發洩自我的管道』,『也許他們只是感覺孤單』,羅雅總是幫他們找一大堆藉口...」
「最誇張的是,『也許他們只是好心想鍛鍊我這個老人家的體力』」
愛麗兒不自覺的笑了開,「照他這樣說起來,我們都得喊這個安達羅為教練了。」
「我一點都不這麼想,他只是個混蛋...」安卡嘟嚷著。
「喔?」
「他老是在打壞主意,完全不會考慮週遭的人...還有吉卡也是,我看到他偷雜貨店的糖果」
「但你知道嗎?我小時候也做過不少壞事...也偷過東西」愛麗兒看著遠方笑,
「而且被羅雅發現了,他揪著我的耳朵到我老媽面前,然後說你爸之前那麼做時她是怎麼處罰他的」
「然後呢?」
「我老媽比照了她敘述的方法對我做了,你不會相信的,
她罰我跪了一整夜的算盤,然後叫我繞著村子走三圈,撿乾淨所有的垃圾」
「我作業沒好好寫時她也罰我跪過算盤,不過只跪到我寫完為止」安卡說。
「那你還算幸運的了,我那晚哭到眼淚都流不出來了,因為真的好痛」
愛麗兒輕輕撫摸著自己的膝蓋,彷彿那裏還留著算珠造成的痕跡。

「也許,你該同情安達羅。」
「他不像你,或者是我,能夠親近羅雅這樣好的一個人。」


陸陸續續的又有更多親戚來到波波尼利,
羅雅的屍體被火化的那一天,
安卡的親戚們穿著黑色的衣服,整整圍繞了火焰兩圈,
然後五六個波波尼利的其他居民默默得站在他們的幾公尺外,愛麗兒是其中之一。

經過幾天不算激烈的爭論後,
安卡的親戚們決定把羅雅的骨灰灑入大河中,
而這項任務會由所有在場的意願者分擔執行,
有人肅穆的完成動作,有人笑著揮灑,
而大多數的人,都是崩潰得閉上眼睛結束。

安卡是最後一個,
他先是將手伸進黑色的石筒,用指腹輕輕的感受底部的粉末,
然後將整個容器倒了過來,
看著細粉隨著風飄走,然後接觸到河面上。

「爸,你在瓦具工作時,曾經聽到過奶奶的思念嗎?」
「啊啊,那當然的,淋雨的時候,游泳的時候,洗澡的時候還有喝水的時候,
我都感覺奶奶總是在我身邊...」



喪禮結束後,安卡跟著父母到瓦具生活,
那裡也有一條小河,據說是波波尼利大河的分支,
安卡有時候會沿著小河走到一個沒有人的地方,然後把手腳伸進河裡,
他總覺得奶奶的思念仍然被保存在河水之中。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管理人

會長

Author:會長
1990.07.01
巨蟹座,O型
幾經努力終究失敗可能要當一輩子的廢材
被永久排除在純樸少女與流行少女之外


血汗醫院掰掰,
我在日本享受曇花一現的快樂

***

日綜ㄧ直線,沒有諧星不行

尋找定位中
給個回應嘛...
數字遊戲
掰掰
報時鳥
[創革]繪圖時計
你好

流転

寫寫停停
類別
更新記憶
月份存檔
搜尋欄
人情冷暖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RSS連結